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两个星期的时间过的很快。过完这个周末,带上满满的行囊,带上即将完成的毕业论文,带上桂林米粉的余味,还没来得及体会闹市的喧嚣,又要踏上新的旅程。梧桐山的天,是胸怀开阔的家人;大梅沙的海,是款款深情的朋友。从梧桐山到洛基山,从东海岸到西海岸。一路缈缈白云,挥舞着手,是为我送行么?还是不甘离开的眷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