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肉串之夜

好吧,就由我来写这一篇总结吧。

自从上次 Yuanyuan 同学在他的 Blog 上耿耿于怀地注释说我拿写论文为理由不去出席 Xuan 家的包子会,我就一直觉得很冤枉。行动是最好的解释,于是就在图书馆关门之后去公司抓了一把刀叉盘碗风尘仆仆地跑去他家参加这个所谓的新疆不正宗烤羊肉串活动。此次活动传说计划了半个季度,Xuan 同学早早地就买好了 100 根定海玄铁神签儿,万事俱备,只欠光兄。果然不出所料,期间光同学再次一人独揽把新疆手艺发挥了淋漓尽致,烤起羊肉串那叫有模有样。不但如此,而且这样崇高的雷锋精神,还延伸到了后期的快打方块对抗中,源源不断地给对手送分。源于雷锋同志背老大娘过河的典故,作为光同学对手的 Yuanyuan 同学荣获“老大娘”一称。可惜后来光同学突然发飚,背负着“雷锋”的名义多次 KO 包括“老大娘”在内等多名人民群众,让人大跌眼镜。Shishi 和 Cancan 两位同学甚至在旁边煽风点火,不亦乐乎。

笙歌之后,Cancan 同学再次提出了去公司打桌球这个更加腐败的要求,被所有在座当场义正言辞地否决通过。然后一票人马在不到半个时辰之后内又杀到 2 个 Mile 之外的公司大楼,熟练地溜到了桌球台所在的楼层。可惜,Yuanyuan、Xuan 两位 Halo 神枪手在球杆的准确度上相当不济,还有提击球如抽丝的 Shishi、Cancan 两位。要不是某神人每每乌龙球黑带白入洞,这群乌合之众根本无立足之地。最后在最开始发起号召的 Cancan 同学连连的哈欠声中落下帷幕。许久,这群带着羊羶味的众颠儿神一哄而散,给一晚的欢笑画上了省略号句号。

回家的路上,一路绿灯,使得心情格外好。打开电脑,看到教授发的论文答辩时期安排,坦然。正所谓今朝有酒今朝醉,今晚有饭今晚饱。等明天太阳升起之时,又是一个催人发奋之日。+U!

提个醒

本来都到了春暖花开小鸟生蛋的节气了,谁知竟又下了一场小雪。雪片吧嗒吧嗒地打在车前,挡住了我回家的视线。许久没有开始的自行车上班计划,也随着这漫长的寒冷延了期。这个多事的季节,连个好消息也没有么?刚才从卧室走来客厅的征途中,一脚踢在了尖尖的 Futon 角上,咧着嘴的同时不由地发出类似韩国帅哥 Rain 在演唱会上那种很酷的“嘶”的声音。愚人节快到了,大家行事要小心。

盖川崎和鲍默尔

在吹水方面,两位都是我比较敬仰的人物。前者这个游荡在硅谷的风险投资拽人我之前提到过一次,就是 Guy 在 2006 年 TiECon 上的那次关于“开始的艺术”的经典演讲。后者这个叫做 Steve 的老头,也就是我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的……的顶头上司,也在 2006 年差不多 Guy 的演讲之后进行了一次关于“People Ready”的演讲,同样也是一次演讲的典范。Guy 的演讲针对的是个人发展,而 Steve 的演讲则是针对企业进步的。虽然演讲只能说是高层次的大忽悠,但不能不说,在这个世界混,口才非常重要。下面是前几天两个人在 MIX’08 上的对话:

Watch Steve Ballmer and Guy Kawasaki Keynote

跟以前比,Guy 这次作为采访者的角色出现,发现他客气很多。毕竟是这个场子是微软罩着的,或者也许也跟他过去这段时间一直在跟微软打交道有关吧。很同意他所描述的现在这的“新微软”。就他的感觉来说,跟这个公司的人打交道很亲切,在交流沟通上也很高效。一个涉足 IT 领域深广的公司,很难保证在每个方面都做到满分,但主要是不断地吸取经验,改进产品和服务。后来他问,为什么这个公司在不断地往新的领域扩张?Steve 回答说,这个是没有选择的。开拓和进步是人的天性,对于一个企业来说也一样。一个公司总不能 100 年只靠一个产品过活,那很没意思。(在说可口可乐公司么?

说实话,鲍默尔的思维还是比较敏捷的。对于飞过来的问题,有些我猜也许提问的人都不知道他想得到什么答案,但是这个老头还是能给出一个完整的基于上下文的回复。他很清楚他在说什么,他对公司的产品和服务也如数家珍,对今后发展方向的言论也不会模棱两可。这个老家伙是 MBA 出身,但是后面 20 分钟有些人问到一些技术性比较强的问题的时候,比如基于 PHP 的平台怎么和现有的 Windows 整合,他仍然可以给出一些能让人接受的答案。而且到最后还是拿出以往那般活力喉了那么两下子,毕竟像 Guy 说的那样,在这个主力仍然是一些二、三十岁的年轻员工的公司里,领导还是要摆出一些年轻人的样子的。想象一下一个满步蹒跚的 CEO 坐在太师椅上眼睛都不睁一下地当领导,那这个企业也差不多气若游丝了。

最后只是希望老大那段酸酸地玩弄 MacBook Air 的画面别被水果公司的广告部拿去当作新一季“I’m a Mac. I’m PC.”的素材,LOL!

是嘛就嘛,对吧?

照顾到大家的心情,本文不透露剧情,只透露剧感。 

原本看完《疯狂的石头》的时候,以为宁导也就昙花一现。那样的剧本太精辟,再写一个差不多档次的出来可能玄。现在看来,这也就是一个小时前的想法。30 分钟的《奇迹世界》,也是丫给导的。虽然实际上就一广告片,但也让我对国内的这类黑马导演群有了小小的信心。

我们看戏的吧,跟酒馆里的食客一样,好吃的东西上了桌子没有人不爱吃。你厨子来头再大,做的饭让人吃了不消化,谁也不会给你买单。像陈大厨子前些阵子端上来的那个什么《无级》,让人跟吃石头似的,磨牙都疼。

s26018581.jpg 

温馨提示,一丁点剧情都不想知道的同学请现在立刻按右上角的 [X] 来关闭此窗口。刚开始看了五分钟的时候,就已经在猜测这貌似俗套的剧情。说实话,警察抓贼的故事我们从小看到大,眼睛都看出来老茧了。要不是《石头》里的二当家黄渤在这部片里是男一号,要不是这男一号演得还是我贼喜欢的这类社会草根的小角色,我早就把窗口给温馨提示了。

当看到十五分钟的时候,我才开始明白,这不是一般的警察抓贼,而是一个由血案引发出来的警察抓贼。短短的二十分钟的追逐,敬业却二愣八差的警察、痞气却带着黑色正义的贼,还有其它一路各色人等一览无遗。全程天津口音,有江湖味道、有义气、有市井、也有执着。宁导的镜头取景在整个追逐中时紧时慢,调戏这观众们小鹿般怦怦乱跳的心。

最后结局有些酸,但是也还能够接受。至少那个警察没有自我感觉良好像某耍酷卧底片里面以为深沉却轻浮地来一句:对不起,我是警察,让人欣慰了。

突然想起开头三儿的一句词儿:”是嘛就嘛,对吧?“呵呵,正气算不上,不过瞧瞧人家这一肚子坦然。这个扇在国内各大牛导脸上后长达半个钟头的耳光,让人听起来感觉很爽。

Miguel de Icaza

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不能没有偶像。 

刚才看了我的众多偶像其中一个 Miguel de Icaza 在微软 9 频道的访问。这个访问是关于开放代码、MonoMoonlight 的,很多地方无论是访问者还是 Miguel 本人讲的都很有趣。Miguel 是图形桌面 GNOME 的创始人,后来挪到了 Novell 去做 Mono —— 一个开放代码的 .Net 的实现。他比较传奇的地方就是,有一次他在一个记者朋友面前夸下海口说他要做开放代码版的 Silverlight,后来微软的人请他来讲讲他的 Mono,顺便演示一下他吹的这个大牛。可是那个时候他还什么都还没有,于是伙同两三个乌合之众三个星期做出了 Moonlight 0.1。神奇的是,他把这个实现带到了他的演讲现场,并且还正常地演示那么两下子。结果这个 Moonlight 就走向了成为 Mono 一部分的不归路。

关于开放代码和商业软件的讨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我喜欢用黑客帝国的台词来解释,就是各有各自存在的理由和目的,而且需要同时存在,以相辅相成达到平衡。只不过很多人盲目地把技术当成一种信仰,忽略了技术在结合中的进步和多向性的发展,让这些人看起来比较“二”。软件和众多技术一样,本质上还是和斧头一样的工具而已。

你会随身拎一把斧头,然后说你信仰它么?

你以为你斧头帮啊?

A Fortune Fish In My Office

001.jpg

The picture was taken in my office. In Chinese we say “Nian Nian You Yu (年年有余)”, which means “Every year there is money in the saving account”. The last word “Yu (余)” stands for “saving” and it has the same pronunciation as “Yu (鱼)” which stands for “fish”. This makes it sounds like “Every year there is a fish”. Therefore every time Chinese New Year comes, we hang a poster or an ornament of one or more fishes indoor and outdoor, to express the w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