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不是我(上)

在办公室的时候,又一次在 MSN 上被请教如何去 emerge 某个 ebuild。那个朋友说他每次到最后都会得到一个 Segmentation Fault,应该怎么办?我说,我已不是我。关于这个朋友的问题,我发了几个网页给他,然后就解决了。他对此很感谢,说他现在已经迷上了他所接触的东西。我心里于是不知道有什么东西“碰“了一下。很久以前,我曾经坐在同样的命令行前。眼睛没有离开过屏幕整整 22 个小时,我却根本不辛苦。相反,那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最后要结束的几个小时里,我甚至会异想天开自己就是 Neo,看到的就是一行行滑落的 Matrix。我也曾经陈不住气地向所有的朋友宣布,这就是我的梦想。现在看来,那样的水平也想出来混。呵,幼稚。

很久没有对那时候的爱好再那么歇斯底里了。我并没有忘记,只是更愿意完全抛弃过去的所学、所想。因为那些只是技术,并不是宗教。既然是技术,掌握就好。无谓的说教和争论,和我无关。这各阶段的进化,正式终止。我把过去若干年来对电脑的兴趣规划成三个阶段。我管每各阶段都叫做一次进化。对这个世界来说,每个阶段只是又多了一个 Geek;而对这个 Geek 来说,每次进化就是多了一个世界。虽然没有太大的成绩,但是从最早的兴趣开始到现在,也有一段时间了。有些东西很想记录下来,所以就写在这里,留给未来的我看。

我和计算机的接触开始于 7、8 岁时在母亲所在的单位地上捡起来的很奇怪的纸条。我会在上面画画,或者把纸条撕个粉碎,然后幸灾乐祸地看着母亲去收拾。现在想起来,上面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孔竟然就是我们现在众所周知的 Software。那些打孔机器就像科幻电影那样兹兹地响着,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当时的我做梦都不会想到,若干年后我竟要以这些小孔所代表的 1 和 0 赖以为生。那时候的记忆我留存的不多了,但可以算是冥冥之中带我走向之后三次进化的宿命吧。

在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也就是在 93 年的暑假,我辍学了。我和父亲、母亲,还有孪生的哥哥离开了老家,去了一个叫做深圳的小村庄。母亲因此离开了之前的单位,我也以为与那些打孔机器从此无缘。深圳离另外一个稍微大一点叫做香港的村庄很近,因此生活……不,电视也更加多彩。很快,家人就发现这样的多彩并不生活。看着别人家的孩子都参加各种培训班,我也被列入了一个之后让我父亲十分后悔的计划中,那就是把我和哥哥送去一个位于深圳市青少年宫的电脑班。之前还非常担心我们没有求知欲,能不能在里面呆上两天还是跟问题。那时候学的东西很先进,比如 DOS 和 Turbo BASIC。而且是在当时最快的 386 上运行的。也就是那短短的几天,让我进入了一个从来没有体验过的世界。

很快,一个星期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我把每天的生活都放在了电脑班、旁边图书馆的电脑书籍区里。很幼稚地把某个教材里的代码抄下来,然后写在家里的电脑上运行。然后修修改改,乐在其中。时间因此过得飞快,我也在深圳的一个小学百无聊赖地混完了六年级,然后混到了小学对面的中学。但是每天的生活还是没有变,放学回家就坐在电脑前,一直到睡觉。理所当然地,我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因为我不务正业的时间实在太多了。甚至有几次父亲都想把那些电脑都砸了。哥哥也好不到哪里去,跟我为了争坐在电脑前面的时间吵得不可开交是经常的事情。因为理科成绩不理想,高中的时候我就读于文科班。那时候的成绩排名,好几次在全年级竟然是倒数一二。虽然都是成绩单上写的,没有公开,我也会不知廉耻地拿着到处炫耀。那些好学生、奥数尖子、老师的重点培养对象们避之不得。(一直到现在还在炫耀,借光鄙视一下自己。)再那样下去,我可能连大学都考不上。家里面开始重新思考我的出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密谋了一个改变我一生的计划……(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